2.jpg

首页 > 科室动态
旅客高铁突发不适 九龙80后美女护士立刻救人
2014-03-03 14:41:01    作者:

  路遇有人晕倒,扶不扶,怎么扶?几天前深圳一外企女白领晕倒地铁口不幸身亡的事件,使得这一话题再度升温。昨天,前往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报道的现代快报记者,在高铁上恰巧遇到类似一幕,不同的是,当时一位女乘客突发疾病,幸好火车上有位护士,这位80后姑娘毫不犹豫,当场帮她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和急救。小小的车厢里,因为这一插曲变得春意暖暖。
  
  而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病理科主任孙建方,同样也曾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急救患者。不过,相比上面这两位专业人士而言,普通公众在回答“肯定扶”、“肯定救”的同时,还面临着急救常识匮乏的现实。
  
   乘客突发不适,女护士第一时间站出
  
  昨天上午10点31分,现代快报记者乘坐的G112次列车驶离南京南站,全速开往北京。大约25分钟后,广播里突然传来一则急促的求助通知:“现在9号餐车上有一位乘客心脏不适,车上如有医护人员请帮忙急救!”
  
  听到通知,记者立即起身想前往餐车,几乎在同一时间,同车厢的一个女孩也站了起来,急匆匆地穿过走道奔向9号车厢。
  
   “病人在哪儿?”一到9号车厢,她就焦急地问道,并自我介绍,“我是心血管科的护士,可以帮忙。”
  
  乘务员说,病人刚刚返回5号车厢——真巧,记者和这位女护士也在5号车厢。事后记者了解到,这位80后姑娘来自苏州九龙医院心血管科,名叫常晓佳。此次她是到北京阜外医院进修的。
  
  记者和常晓佳返回5号车厢时,突发心脏不适的乘客蒋女士,正倚靠在座椅上,手捂着胸口,眉头紧锁,脸色发白。
  
   “您哪里不舒服呀?我是心血管科的护士。”常晓佳上前问道。
  
  蒋女士声音微弱地回答说,“头晕,眼前发黑,心跳加速,我有时会心律不齐。”
  
   “那您有冠心病吗?”常晓佳继续问道,一旁蒋女士的老伴回答说,“没有。”
  
   “高血压有吧?”“有的,早上还吃了药。”蒋女士的老伴说,刚才她觉得不舒服时,跟乘务员要了速效救心丸,吃了6粒,但是不管用。
  
  在基本了解了蒋女士的情况后,常晓佳向乘务员要来急救箱,拿出听诊器、血压计,娴熟地给她把脉、听诊、量血压……还好,血压113/83,这个数值与平时差不多。常晓佳说,问题应该不大,建议蒋女士喝点温水,再观察一下。
  
  虽然身体不舒服,可蒋女士和老伴还是对这位萍水相逢的美女护士格外感激,一个劲儿地说“谢谢”。列车抵达北京后,蒋女士再次表示感谢:“感觉明显好多了。”
  
   “听到有人求助时,没犹豫”
  
  听到有人突发疾病,二话不说赶紧帮忙,难道就没有过一丝犹豫?事后,现代快报记者这样问常晓佳,她羞涩地笑了:“没有。”
  
  她说,虽然自己是护士,不是医生,但毕竟在心血管科室工作了这么些年,还是掌握了一些专业知识,一般的突发状况,做些紧急的救治还是可以的。她还笑着说:“本来以为会有别的医生,我可以在旁边帮帮忙,没想到就我一个人。”
  
  一旦病人情况不好怎么办?就没有想过自己反而会被连累上?“这个确实没有考虑到。”晓佳很肯定地回答,“换成其他的医护人员,肯定也会这样做的。”
  
   政协委员孙建方曾“万米高空救人”
  
  常晓佳说得没错,像她这样热心的医护人员远不在少数。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病理科主任孙建方也有类似的经历。“前年我出国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,在去法国的航班上,有一个中国人突然昏过去了,空姐一广播,我马上就过去了。虽然我是皮肤科的医生,但基本医学常识肯定是有的,可以判断飞机要不要中途停下来送医院。巧的是,我们飞机上有3个医生,都是去法国参会的,大家都很自然地站了出来。我们守了20分钟,最后告诉空姐,他只是普通的晕厥,只要躺平了休息下就好了,并不是脑出血或是脑梗。”
  
   急救知识的公众普及率过低
  
  孙建方委员认为,关于“扶不扶”的问题,在他看来不全是道德问题,“很多人不是不愿扶,而是不敢扶、不会扶,因为自己不懂急救知识,担心帮倒忙。”他认为,在道德之外,还有更值得关注的事情,那就是急救知识的普及。
  
  而关于这一点,常晓佳也很有同感,“医护人员毕竟是少数,比如今天的火车上,也只有我一个。如果乘务人员或有其他乘客,也懂一些急救常识会更好。”
  
  尤其是一些特殊的岗位、公共场合的工作人员,更需要进行急救常识的培训。而普通公众也一样,需要加强急救常识的普及。
  
  孙建方同样提出,“在掌握急救常识方面,一些发达国家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。比如日本,从小就培养急救能力;在澳大利亚,40%的人口有基础急救知识,25%的家庭常备急救箱……”对此,他建议,对公众的急救常识普及,至少从初中课堂上开始。此外,在一些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,以及飞机、地铁等公共交通上的工作人员,也应掌握一些基本的急救知识,成为拯救生命的第一道安全网。
  
   公共场所急救设施同样重要
  
  与此同时,急救设施也同样重要。常晓佳说,在一些发达国家,“比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后,列车上肯定备有除颤仪,在公共场所、马路边,隔一定距离的地方,也一定会有除颤仪等急救设备。”
  
  昨天,蒋女士心脏不适,赶紧喊列车员拿来速效救心丸,吃了6粒。这样的处理方式是否合适?而列车配备的急救箱里,有血压计、听诊器,以及一些常用药,这样的配备算不算“齐全”?
  
  常晓佳认为,从蒋女士的症状看,有可能是心绞痛发作,或者是低血糖所致,前者常规用药不是速效救心丸,而是硝酸甘油。“列车上的急救箱,基本能满足常见突发状况的需求,不过稍微有一点缺憾。比如,蒋女士的症状有时候也会出现在低血糖人士身上,如果能配备个血糖仪,测一下血糖确定下就更好了,如果是,吃几颗糖很快就能好转了。”常晓佳说,随着生活水平的好转,代谢类的疾病也明显增多,在社会急救问题上,也应该考虑到这一变化。
  
   提醒
  
   掌握4分钟急救“黄金时间”
  
  路上遇到突发情况,如果需要紧急救助,又该掌握哪些常识呢?作为医疗界的专家,孙建方委员建议,可以先看看瞳孔变化、看面色、出不出汗,判断是哪个方面的病情。比如深圳的女高管,可以摸摸她的脉搏、把她领口的扣子解开畅通呼吸,而不是干等120急救车来。“遇到交通事故、溺水等情况,在4分钟内如果能及时采取心肺复苏术等急救手段,抢救成功率能达到一半以上,这4分钟被称为急救的‘黄金时间’。”孙建方遗憾地说,如果急救知识普及了,或是马路上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懂急救知识,那能延长患者的生命时间。(郑春平 项凤华 鹿伟 刘伟伟)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转载 现代快报